摘要:新闻,确实要解码。平常一出电影丶一篇小说,评论人逐字逐句落力解构,每一场景每段铺陈,巨细无遗分析,却甚少人解构新闻,而新闻却是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接触的东西,获取时事资讯的主要来源。
新闻,确实要解码。平常一出电影丶一篇小说,评论人逐字逐句落力解构,每一场景每段铺陈,巨细无遗分析,却甚少人解构新闻,而新闻却是我们几乎每天都会接触的东西,获取时事资讯的主要来源。

Alain de Botton新作The News, A User’s Manual (中译《新闻的骚动》) 开宗明义,新闻需要「使用手册」,绝大部分商品,都有「使用手册」,但奇怪,新闻没有。狄保顿形容,阅读新闻自然而然,像呼吸与眨眼一样,新闻之编写铺陈,往往被认为无须深究。

然而,新闻媒体塑造意识形态丶影响舆情丶渗透社会价值观的作用,却是彰彰明甚。De Botton说,革命分子夺权,不会走去夺取博物馆,不会扣留小说家。看看泰国军人政变,第一时间就是出兵控制电视台;香港殖民地时代,广播机构全设「五台山」,出入唯一道路,设军营驻守,紧握广播道重地之咽喉。共产党管治,半世纪不变的,是紧抓笔杆子,收买丶拢络与统战传媒高层。

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早前高规格接待香港传媒高层代表团,特别提到希望香港传媒,「以客观丶公正丶持平丶理性的声音,引导香港社会抓住国家改革发展新机遇……」传媒要「客观公正」之说,由公众丶记者丶传媒老板丶官员至国家领导人都挂在口边,尤如真理,仿若共识。然而,所谓「客观」,充满歧义,各自解读;今天香港,多少无形巧妙的操控,正是假「客观中立」之名而行。

哲学作家De Botton的新书谈新闻,多个人观察;传播学者Steven Maras新作《新闻客观性》(Objectivity in Journalism),综合学界对新闻理念中「客观」之分析与批判,在这个人人都说传媒要「客观」的香港,值得一读。




所谓「客观」,在新闻行业中,有多重涵义,一般包括中立丶平衡丶公道丶不偏不倚丶依据事实追寻真相丶事实与评论要分开等。「客观」当然有价值,铺陈各方意见丶不偏不私丶追寻事实,是理性讨论与决策的基础,相信无人会反对。但是,当抽象的「客观」,落实到时间紧逼的日常新闻运作,新闻从业员往往不自觉转而满足於「程序上的客观」,就以为功德圆满。

例如,铺陈意见,稿件上一正一反就谓之「平衡」,却往往忽略理据是否有理有节;记者亦习惯用「客观化」(objectify)的手法,放下求真的责任。如日前行政会议成员张志刚云,所谓自由行令公共交通负荷增加,是错误判断,并指本港就业人口在过去两年多了十多万人,上班人口增加,才令交通挤迫。张志刚後来承认说法有误,但当天不少传媒却照样引述。某人说了「X」,「X」未必为真,但「某某说X」,这件事却是真的,记者惯性引述,也由於争分夺秒的出街压力,纵使有怀疑,但因缺乏时间与人手求证,就直接出街。报道有错吗?只是某人说错了!记者遂能以这样「客观化」的表达方式,不自觉地卸下求真的天职,「客观」的内涵被扭曲。 

Maras综合学者对「客观」的反思,前线记者固然希望深度诠释时事与追寻真相,但定必花费人力物力,对新闻机构而言,属昂贵的投资。寻求「程序上客观」(procedural objectivity),如平衡丶中立,较为廉价。再者,大众直觉,视「客观」如图腾,传媒可高举「客观」的金漆招牌而逃避求真的责任,又能把自己装扮得较体面而值得尊重。客观有时是一种「保护色」,回避表态,坚持中立,甚至是市场策略的一部分。(Maras, 页32,33) 

看看演员杜汶泽的遭遇就明白,你有态度,有立场,直言,就要付出代价,戏房失利丶遭内地网民抵制,更间接令投资者蒙受损失。商业化的传媒与众多商业机构或电影公司策略无异,千方百计「占中」,即「占领中立地带」,务求不得罪人,至少不令广告商却步,取悦大众,广告财源滚滚来。 

世情复杂多变,讯息量如海啸,本来新闻从业员应肩负去芜存菁丶选取重点丶诠释要旨的角色,但当权者深知,现代政治宣传,不再需要主动去审查新闻。正如De Botton所言∶只要传媒把世界描绘得杂乱无章丶分崩细碎,令大部分受众,不能把握要旨,无力留心关注,就能令大众觉得混淆丶沉闷,继而觉得政治烦厌(De Botton, 页32)。 

传播学者Glasser认为,现时新闻界普遍认同的「客观」其实是偏颇的,甚至与「第四权」角色有冲突,因为它倾向反对记者采取主动去监察政府;这种「客观」,由於倚赖官方消息及建制团体,倾向附和既得利益集团,维持现状。他认为,新闻界要解放,放开「客观」的包袱。(Maras, 页64) 

事实上,新闻行业,不可能完全客观,新闻角度丶篇幅大小丶头条二条丶选择相片,每个小节都包含主观判断。当记者,主动的观察丶主观的联想,往往是追踪新闻的开始;过程里,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报道要公平公道,基於无误的事实与确当的推论,才是我们珍重的「客观」。 

「真理在胸笔在手,无私无畏即自由」。无偏无私地追寻真相,是记者天职。只是,香港不少传媒,碍於权贵与资本的压力,常以资源紧绌为由,重用官方消息,减少主动侦查;又以「客观」为由,自封於空洞而伪善的中立,甘於当一个被动的旁观者而自觉专业自主甚至感觉良好,客观效果,是营造了虚假的平衡,制造众说纷纭丶没有定论丶没有原则丶没有普世价值的氛围,正是有权势者所乐见。 

Maras引述CNN记者Christiane Amanpour采访波斯尼亚战事的感言,值得深思: 

「所谓客观,是要公平地聆听各方处境,但不代表要平等处理……在受害者与施暴者之间,若我们选择道德中立,我们距离沦为万恶的帮凶,只馀一步之遥。」 

(本文 29/5/2014 刊於《明報》觀點版《媒體解碼》,本文為加長版)
转载连结:http://aukalun.blogspot.hk/2014/05/blog-post_29.html
 
 
***   ***   ***
 
参考书目:De Botton, Alain, The News, A User’s Manual, 2014. 
Maras, Steven, Objectivity in Journalism, 2013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