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恩明注:当道德完全崩溃的情况下,人还算是什麽?这是我在阅读该书时不停在脑海中浮现的问题。在乱世中有人逃命,有人为生存不惜出卖尊严,出卖灵魂,亦有人如作者向世人现示出人性的光辉。世上最可怕的生物是人类,就如作者所说。我们都是┅┅人吗?为何同样是人,却要去屠杀另一群人?」


波兰的奥许维兹集中营已成为纳粹屠杀犹太人罪行的象征之一,毒气室丶尸体堆丶惨绝人寰的真实故事在此上演。令人肃然起敬的是,二战期间最早将这个集中营屠杀惨状揭露给外界的,是自愿被抓进集中营的地下反抗组织“波兰秘密军”军官威托德.皮雷茨基(Witold Pilecki)。 靠意志挺过炼狱酷刑的皮雷茨基1901年出生于波兰,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后,他趁德军在华沙街头搜捕囚犯时混入队伍,被送进刚启用的奥许维兹集中营。他靠坚强意志挺过残酷炼狱,并在营中建立秘密组织互相援助,将内部讯息传出。1943年他惊险逃出后,写成卧底报告交给波兰流亡政府。这份报告在1990年代才公开出版,在2014年2月出版这本《奥许维兹卧底报告》的中译本。英国历史学家(Michael Foot)称他为二战最勇敢的六个人之一。



卧底报告让人难置信

二战结束后,皮雷茨基继续反抗苏联在波兰扶植的共产政权,1947年遭当局逮捕,隔年处决,尸首埋葬处不详。他的事蹟直到1990年代共党垮台后才解除禁忌,为波兰人所知。如今波兰年轻人穿着印有他头像的T恤、学校机构以他命名,反抗英雄形象鲜明,但相关纪念活动仍常受共党余力压制。 “我现在在奥许维兹玩的游戏相当危险。这句话无法真正传达现实;事实上,我做的事已经远超过真实世界的人眼中所谓的危险,光是穿过铁丝网进入集中营就已经不是危险可以形容。”《奥许维兹卧底报告》为皮雷茨基离开集中营后撰写的第3份报告,最为完整,传述了他不可思议的卧底经历全貌。


身处谷底不失去灵魂

皮雷茨基以平实笔调描写目睹的酷刑,比如把大批囚犯关进狭小地洞让他们窒息扭打而亡;强迫女囚性器官接受辐射照射,乃至性器官被烧掉痛苦而死的性实验等。集中营的劳役令人感觉一天有时比一年还长,但他以惊人体能与意志撑过,包括能克制将食物留到隔天才吃。 他强调:“请不要把这份报告当成耸动人心的文字,因为这是许许多多高贵而诚实的波兰人付出生命所得到的经验。”他的卧底任务,则是吸收被囚的祕密军成员,以“五人小组”为单位建立组织,目的在“提供与流通外部消息,维持同志士气;利用机会,将食物与衣物分配给组织成员;把集中营的资讯送出去;最重要的是,组织特遣队攻占集中营。” 在集中营的日子,他觉得外在世界的人可笑,“整天忙着不值得关心的小事”,感受到与囚友团结在相同的愤怒之下,“心中产生了一股类似幸福感的感觉。”即使在黑暗谷地,他说:“我们仍维护着对人性的尊重,振作精神不失去自己的灵魂,并且在内心保留着某种不朽的特质。” 


﹣﹣﹣﹣﹣﹣﹣﹣﹣﹣﹣﹣﹣﹣﹣﹣﹣﹣﹣﹣﹣﹣﹣﹣﹣﹣﹣﹣﹣﹣﹣﹣﹣﹣﹣﹣﹣﹣
薦序:作者:沈汉娜



“”我们必须表达立场。保持中立就是助长迫害者,而对受到迫害者不利。保持沉默只会助长折磨者,而不利于受折磨者。──埃利.维瑟尔(作家、政治家,诺贝尔奖得主,纳粹集中营幸存者)

一九四○年,威托德.皮雷茨基(Witold Pilecki)做出空前也是绝后的行动∶自愿进入奥斯威辛(The Auschwitz Volunteer: Beyond Bravery,港台译为∶奥许维兹)集中营。他进入“人间地狱”,企图告知这世界发生于集中营的事实,他同时也策动抵抗。在危险而惨无人道的极端黑暗状态之下,他送交报告到华沙,交给波兰地下军指挥官,从而转送伦敦。
波兰驻英国流亡政府将这份报告递交给英国及美国政府,这份文件成为西方国家联盟对奥斯威辛情报的主要  来源。
至今,皮雷茨基所提出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报告被认定为有关大屠杀的最早文献,其活生生的数据显示纳粹在奥斯威辛残杀的范围及规模。这份报告也是他活生生经历过的血淋淋事实,使他不禁自问∶“我们都是┅┅人吗?”为何同样是人,却要去屠杀另一群人?

当皮雷茨基看到屠杀者和被屠杀者同在集中营时,不由得一再思考这个问题。但他毫无答案,因为实在难以想像“一些人命定是去屠杀另一群在奥斯威辛,皮雷茨基认识了同样被抓入集中营的波兰共产员──约瑟夫.赛蓝奇维兹(Jozef Cyrankiewicz)。一九四二年底,皮雷茨基在集中营内号召五百人准备起义,可是被纳粹亲党卫军发现他的意图,为此,皮雷茨基自集中营逃出。


自愿到奥斯威辛停留三年不是皮雷茨基唯一的勇敢事迹。一九四五年战争结束,他抵达义大利,为帮助英国及美国击败德军的波兰军队统帅做作报告。他原可留在较安全的边境,但他意识到波兰面临苏联占领,于是再次自愿进行一个新的任务∶回波兰建立情报单位,搜收集波兰境内情但后来波兰境内的共产政府却以从事间谍活动以及试图推翻共产政府为由,逮捕并起诉皮雷茨基。

皮雷茨基在听完波兰共产党政府对他的死刑判决之后说∶“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以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宁可感到欣幸而不是恐惧┅┅我已在生命中找到了快乐,因为我发现我从事一场光荣的战役。”
皮雷茨基在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遭枪决,尸体被弃于乱葬岗的一角,至今仍未寻获。执行枪决前,皮雷茨基的妻子曾向皮雷茨基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认识的挚友赛蓝奇维兹(时任共产党统治下的波兰总理)求助,但赛蓝奇维兹却未做出任何回应。当时,共产党统治下的波兰,“皮雷茨基”这个名字是不能提及的政治禁忌。



在一九七○及八○年代,我在波兰从未看过关于皮雷茨基的任何资料,也没有看过关于他的书籍,后来我在美国留学期间,才第一次看到关于皮雷茨基的一篇文章。在英国历史学家富特(Michael Foot)教授所著的《勇气的六种面貌像》(Six Faces of Courage)中,他称皮雷茨基为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勇敢的六个人之一。第一次在国外看到关于皮雷茨基的史料时,心中的难过使我热泪盈眶,无法自己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我的祖国,波兰,一位伟大的人在自己的国家被当成一个禁忌!”
自由世界把皮雷茨基当成英雄,因为他像大多数西方人一样,把自由看作普世价值他很清楚了解纳粹和共产体制是两种不切实际的空想。如今,波兰也是自由世界的一员,不仅是欧盟的会员国也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我们波兰人已能够面对许多以往的历史禁忌。

波兰年轻人以照片T恤纪念皮雷茨基,。许多学校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二○○六年,波兰总统卡辛斯基(Lech K aczynski)追授给他波兰最高荣誉“白鹰勋章”,二○一三年,波兰国防部追封他晋升上校官阶。

皮雷茨基从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他不求荣耀,以常人自许。他期望被记忆为挚爱的丈夫,模范父亲,和平时每日和儿女共享天伦的家人。皮氏亦为艺术家,喜欢画画及写诗,他受良好教育,能说一口流利的法、德、俄语。他是热爱波兰、随时捍卫祖国的军人。最重要的是,他无法漠视迫害,也无法对迫害保持沉默。他,为受迫害者仗义执言,他,反抗迫害者之政权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生命使他人获得自由。

对于这个世纪的台湾、波兰和中国,皮雷茨基代表何种意义呢?义大利历史学家,同时也是皮雷茨基传记的 作者马可.帕其西利 (Marco Patricelli)对此有所诠释,称他是“当代乱世之下的英雄”。皮氏对抗两个极权政体∶纳粹主义及共产主。他自愿使自己被捕,在集中营三年,其后又为追求自由、民主、尊严,以及波兰的团结,以至于最终被共产党杀害。而在当今的人民,要是失去了坚持普世价值的责任,要是失去了仗义执言的责任,要是失去拒绝沉默的责任,那么整个世界将是难以想像。
﹣﹣﹣﹣﹣﹣﹣﹣﹣﹣﹣﹣﹣﹣﹣﹣﹣﹣﹣﹣﹣﹣﹣﹣﹣﹣﹣﹣﹣﹣﹣﹣﹣﹣﹣﹣
恩明注:有兴趣的会员在淘宝上打关键字:奥许维兹卧底报告,即可搜索到,此书值得一看,谢谢。
亦因某种因原治政,转载地方不能列明。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