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恩明注:在上次去四月风在广州李东展览的研讨会的第二天,把这本书推荐给李东,因为我相信香港重庆大厦跟广州非洲黑人街有不少相似的地方,这本书希望可以作为借镜,支持李东继续深入的拍下去。而鲍昆老师,少波等人阅後也推荐这本书给大家。 在鲍昆老师的「旧文:重访香港重庆大厦」中也说了「对四月风朋友来说,更重要的是这本书的学术性,几乎可以称为是纪实摄影规划的实战指南。」指南不是说怎样去构图, 用什麽取光。而是摄影师必须透切了解该题材的背景,成因,分析和影响,而如本书研究得来的成果就是我们身为摄影师去了解题材的文本,从各方的研究资料和实地考察中找到了切入点,加上摄影师的个人感受和批判的观点和立场,透过图片,故事,人,地点,去表达自己的立场或论述的事情。 这篇文章简述了《重庆大厦》一书的内容,也表达了专栏作者的观点和感受,也推荐给大家。文者转载自香港知识产权新闻网 Stone IP,图片为本人在网上寻找。 注:当时受托於七位老师买《重庆大厦》,因某些原因带不了过境,最後发了空邮。没想到有空邮变成了「空」邮,在此抱歉。
Stone IP:《世界中心的贫民窟:香港重庆大厦》- 了解你看不起的人与地域,再反思自己

「重庆大厦」,对我这个八十年代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身份是这本书的一个关键)来说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但我对它的一切却十分陌生。在观看这本书以前,我对重庆大厦的理解也就流於作者(下称教授)所言的一样,是一个敬以远之,只知道内在咖喱可吃的地方,对它的一切印象流於电影描述的黑暗面,二十多年以来不过进去了一次,吃了一次咖喱及在大厦正门外等待过一位短暂住在这里的旅客。

对於《重庆大厦》,看书以前的观念就像从来没有出现在眼前的九龙城寨(长大後已被拆掉),认为是一个败坏的地方,一个危险的地方,进去以後一旦出现问题可能是一个没有办法找到求助的地方,像走进黑洞一样。更多的是如教授所言,对南亚裔人士与黑人本来就有一些从长辈与媒体传承下来的岐视,导致自已看不起这个地方,虽不致於希望其消失,却害怕其衍生任何问题,影响自已的生活。

从一开始观看这本《重庆大厦》,就是想更多的知道这橦充满神秘感的大厦,而这本书确实能够带给我想关的认知。由於在观看这本书的初期,石先生并没有想过要写一个阅後感,所以并没有把一些重要的资讯与章节作一个记号,直到阅读至一些有关香港人与南亚裔人士与黒人(下称他们)的相处方有此想法,固以下的一些片段及意见到底出自何处,暂时无法注明,或许需要等待第二次阅读时方能补回(是的,我肯定会再次阅读此书)。


上图中文释本,下图为英文原本

书与香港

纵使香港政府以「Asia’s World City」来形容香港,只是在我身边的大部份香港人均没有十分认同,特别是曾经留学在外或从没离开香港的人(两者的原因很极端)。这当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来自社会主要由华人为主丶以广东话作为主要语言(虽然英文也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及歴来教育并没有讨论其他城市现况等因素,让自身缺乏对世界各地城市与人文的基本理解。这是世界各地均有的基本情况,但毫无疑问影响自身对不同问题的看法,也影响到自身对不同事件接纳的程度。我相信在阅读此书後将对有关的误解有更好的认识,将能补回一些基本的观念,特别是更理解各种族人士存在於香港的目的与意义。

由於撰写此书的作者乃大学教授,其着作的原文是英文且不是以香港人为对象,所以我不得不指出此书的部份章节对香港人来说会感到乏味,诸於重庆大厦的地点丶结构丶香港的基本简述等均是挺无趣的资料,在阅读有关章节时会感到十分疲倦。而且本书的翻译并没有特别的好,在文中还是可以找到一些错别字或错字,更甚是出现一些「英式中文」,导致阅读时与逻辑思考上不时出现停滞,需要反复阅读以正确理解的情况,还望出版社在「再版」的时候能够作出修正。

「他们」拥有不同的生存能力

对於居於重庆大厦的人士,石先生过去都有一个印象(不敢胡乱代表香港人,以免被少数人攻撃),学歴低下及与犯罪脱离不少关系。纵使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一部份人身上,但如书中所言,他们与想像中有很大的差距,部份在原居地是中产阶级,具备一定的英语沟通能力及当地的知识份子,在思维上并不比我们逊色,只是碍於地縁或种族等不同原因而出现在重庆大厦。

举一些书中的例子,他们在重庆大厦的生存与工作模式大概是把货品从香港带回原居地发售,把一些原居地没有的货品带到该处。我们印象中的货品大多是手机与衣服等等轻便的,但书中提到其实也有家居用品丶工艺品丶量产的当地品牌衣服等等,部份是经普通的客运航班运载,尽用行李的载重限制,部份则是使用集装箱的服务,空运或海运回国。当然,这类型的运输在过程中有不少风险,有可能需要进行贿赂或缴付税项及面对不同的突发状况,但总体上还是如常运作。容我在这里说一切心底话,我相信若香港人与他们做着相同的事情,并不会比他们做得更好。若他们拥有与我们相同的条件,他们几乎较我们更成功。

当然,以上的假设与情况并不会发生与及被实践下来。因为他们处於生存於一个实物买卖交易世界,而我们处於一个以服务丶估算为本的市场之下。两者生存的基本要素并不相同,也无法直接比较,只是在危机感丶维生能力与变通的能力,他们应该优於身在褔中不知褔的我们,因为他们每天均可能出现一个情况- GAMEOVER。

於重庆大厦的CCTV

香港的位置

香港人,特别是我这一辈的人,从来就没有离港工作的想法。我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好还是坏,只是在接触愈来愈多不同国家与地区人士以外,慢慢发现这是一个挺奇怪的现象。因为不管是Stone IP 自身认识的中国大陆人丶台湾人丶新加坡人丶马来西亚人丶澳洲人丶美国人等等,大家都没有很抗拒离开自已生长的地方去外地工作。对於这样的一个生活方式,大家认为是生活的一部份。别把问题想像成出国,事实上全世界大部份的人均没有实际能力离开自已的国家,但从乡郊搬到城市或从A 城市搬到B 城市却是恒久的想法,前往发展更佳的仿佛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我不肯定香港人没有这样的想法是否与我们本来就身处一个国际化的核心城市当中,犹或与我们独特的地理与歴史因素,导致我们没有如斯的想法。只是从近十年的情况看来,我们若继续固守这样的一个想法,追求把自已的城市范围圈起来,禁絶其他国藉人士的迁入显然会有一定的问题,特别是吸引优质的人才。

因为香港的存在价值在於商品与人员的来往,过去是担当英国在亚洲的窗口,而回归後则脱变成中国大陆面对世界的窗口,而我相信在高铁建成与直航航班增加後的,这样的角色将会更加明显,就如重庆大厦内的他们一样,把货物从中国丶香港运回他们的袓国一样(3D 打印未来将影响部份商品转移,但量产与普及的商品供应未来仍将掌握在工厂手上)。

因应这样的设想,若我们失去了过去懂得充当中间人能力,无法掌握世界各地资讯以进行交易或构建相关平台,那将没有足够的竞争力与仍在急速起步的中国大陆丶韩国丶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竞争,沦为一个普通的城市。也许我们羡慕欧美人士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没有相同的条件,没有货币优势,没有几辈人积累下来的财富与建设,而且身旁尽是积极富起来的邻居,努力发展仍是重要的工作,休息享受始终是奢侈的远景。

装修後重庆大厦的招牌

金钱是最大的黒帮

说回书的内容,与九龙城寨歴史留存下来的犯罪温床说法不一样,重庆大厦没有黒社会,没有黒帮,没有暗黒的规则,只有以金钱至上的道理。每一个人均以金钱为目标,其馀的一切均是碍眼的东西,破壤安宁就像破坏众人的财富一样。这里虽然离不开非法居留丶非法外劳及妓女等情况,只是与影响大众的偷窃丶打架丶毒犯及凶案有不少的距离。

香港中心地带的一橦楼宇仿佛就是香港的缩影,每一个人均以金钱为目标,妨碍赚取金钱的活动会被视为捣乱。即使社会上至今的政治声音不少,务求破坏一定的既有秩序以换取政治上的改变,但这明显只是一部份人的想法。对不少人来说,仍然是金钱之上,只要赚取金钱的方法与社会秩序保持不变,这跟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就像重庆大厦内在着各种不公平剥削一样,大家会认为这个一个合理的现象,与自身拥有的条件及议价能力有关,不会推卸至制度之上。

因为他们存在於社会制度的边縁,本来就没有什麽议价能力,而且雇主也清楚明白这一点,在金钱与风险之间作出了一个选择,加上他们被剥削後的生活也较原来的好,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仍然是可以接受的处境。

文化与理解

书中提到的宗教观/ 文化差异我觉得很重要,这让每一个人均会有各自的坚持,但也由於这里拥有各类型的宗教/ 文化背景的人士,所以大家均互相理解,也更尊重对方与其宗教,减少了更多的争执。

放诸香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思考南亚裔人士在香港遇到的问题,为何他们会成为排队党的中坚分子,或尝试去理解中国大陆人士与香港人的差别,他们的生活习惯从何而来,两地文化的差异。不过,正如书中提到两位非洲人互相争论的片段一样- 「香港人也看不起中国人」,我深信这是不少香港人不愿说出口的一句心底话,所以根本没有动机去了解,只是在与更多的中国大陆人接触以後,我会认定此想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缺陷的。

不过更多的想法并没有心思在这里说明,因为以香港今天的环境(特别是网络上),几乎已经是一个文字狱的社会,容得下一种意见,而无法容得下另一种意见。在大部份有关中国大陆的问题上只有「反对」才会得到支持,其馀只会得到「被骂」的下场,所以仅此而已,无谓多言。

本书作者- 麦高登教授,麦高登Gordon Mathews

不一样的手机市场

作为一个科技网站的高级编辑,教授在追蹝商品时以手机为主轴,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因为这有助於自已更清楚的明白到自已与他们有多大差别。虽然自问不是手机达人(请找Danny 或Joseph),但接触多了,还是对手机有一定的了解。重庆大厦对手机的需求与常年在Engadget 接触的不尽相同,针对的是功能手机或山寨手机,再高层次一点也不过是低端的智能手机。在这个领域的可变性很大,因为这当中包含了全新手机丶七天手机丶二手手机与组装手机,相关的专业程度如非在业内经营,实在很难全盘了解。

从此书的描述中,还是可以得知一定程度的南亚与非洲手机市场概况。功能手机的兴盛意味着当地的购买力并不高,市场并不能够付钱购买高价手机,而且更实际的是得物无所用,当地仍然没有相关的条件使用有关设备。在这样的市场下,品牌与口碑成为消费者购买手机的主要因素,而这个也是国际化大品牌值得看重的地方。

当然,今天的国际大品牌并不会太在意这样的市场,只是由於市场还在开发阶段,意味着除了国际大品牌外,一些中小型的品牌也有机会发展起来,情况就跟中国大陆众多品牌以国内为主要市场的情况一样。我们可以看到魅族与小米的国外推广,却不知道其他一些国内品牌如何利用地域因素来推动其业务发展,在三四线城市甚或农村取得成功。在相类似的背景下,新兴的中低阶品牌将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当中的关键在於品质与服务,若拥有生产规模的中国大陆厂商决心发展这样的市场,相信在此取得的成功不下於国际品牌。

总结

虽说这篇是读後感,但实际上并没有很大的说出书本内容,希望还是购买此书慢慢阅读思考。在这篇文章写下的东西都是看的时候想到的一些东西,可以说是反思,也可以说是一些小观察,但这些明显不是在什麽详细研究与调查中得出的结论。我深信拥有不同价值观与社会观点的人在看完此书後会有不同的想法,而石先生自已只是想把自已的想法写出来,作一个分享丶一个纪录。

以书的内容来说,《重庆大厦》是一本与你想像中相同的书,他能够解答你对重庆大厦的疑问,为了揭开这个你未知及摸不透的地方,让你认为自已更清楚丶明白这里。不过,Stone IP 认为看这本书的更大得着是得知一些自已看不起的人与事,然後反思一下自已。如果你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记敍的书本,把它看过便算,没有思考,那也算是浪费了教授的一番心思。

转载连结:http://www.hkipnews.org/super-blog/entry/37-%E3%80%8A%E4%B8%96%E7%95%8C%E4%B8%AD%E5%BF%83%E7%9A%84%E8%B2%A7%E6%B0%91%E7%AA%9F%EF%BC%9A%E9%A6%99%E6%B8%AF%E9%87%8D%E6%85%B6%E5%A4%A7%E5%BB%88%E3%80%8B-%E4%BA%86%E8%A7%A3%E4%BD%A0%E7%9C%8B%E4%B8%8D%E8%B5%B7%E7%9A%84%E4%BA%BA%E8%88%87%E5%9C%B0%E5%9F%9F%EF%BC%8C%E5%86%8D%E5%8F%8D%E6%80%9D%E8%87%AA%E5%B7%B1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