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Piketty发现,现有的这一套资本主义继续玩下去,只会让有钱的人更有钱,没钱的人更没钱。因为,从1980年代以来的趋势,就是资本利得远远高过工资所得。上班工作赚钱的速度永远比不上人家以资本赚钱的速度,金钱只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上,而贫富差距越来越恶化,这个资本主义是十足的世袭资本主义(patrimonial capitalism)。
我们正在走向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未来吗?- Histopolitan

如果说最近美国有什麽话题新书,那就非Thomas Piketty的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莫属了。

这本由哈佛大学出版,厚达六百多页,定价39.95美金的学术书,自三月份上市以来,短短一个月,已经卖出八万本,热销到缺货,让出版社不得不赶紧加印八万册。除了是畅销排行榜第一名,这本书也登上各大报章杂志版面,从New York Times丶The Economics 到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丶The New Yoker丶New Republic,一时之间彷佛各处都在谈论。

这本书到底写了些什麽,会掀起这样的旋风?



其实,Piketty在书中只点出了一个简单,却强而有力的问题:这世界的贫富差距正在严重恶化,而且,如果他的预测不错,它会继续恶化下去。

你可能觉得这观点并非太新颖。那些走上街头,反对全球化,反对新自由主义的人们,不也早就抱持着这样的主张了吗?在许多庶民的谈论中,贫富差距的恶化不早就时常出现吗?

没错。但Piketty有点不一样,他在一个访谈中说,自己不是社会运动者,不是革命家,无党无派,也从不当哪个政治人物的经济顾问。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经济学家。

出身法国的Piketty,在22岁那年就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并且立刻得到了MIT(麻省理工学院)的聘书,到大西洋的另一端担任助理教授。可是不过教了两年,他就意兴阑珊的返回法国。他对美国主流的经济学有诸多不满,他说,同事们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但是成天埋首在抽象经济模型之中,完全无法理解真实世界。所以他走向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他发现,很少人认真地去搜集历史资料,从宏观经济史的角度,去解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於是他和一些同事,开始从这个角度着手研究。他们搜集了大量的数据,主要是英丶美丶法,但也涵盖世界其他国家,再借助资讯科技分析,不但得以超越了过去的研究,更用实证的方法,更对主流经济学敲起了警钟。

他们指出,二十一世纪美国的财富分配,几乎已经到退回到十九世纪欧洲:前百分之十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五十的财富,而後百分之九十的人,则只能分另外那百分之五十。前百分之一的人,更掌握了百分之二十财富。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麻烦的时候,Piketty发现,现有的这一套资本主义继续玩下去,只会让有钱的人更有钱,没钱的人更没钱。因为,从1980年代以来的趋势,就是资本利得远远高过工资所得。上班工作赚钱的速度永远比不上人家以资本赚钱的速度,金钱只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上,而贫富差距越来越恶化,这个资本主义是十足的世袭资本主义(patrimonial capitalism)。以下三张来自The New Yorker所绘制的图,都指向了这同一个结论。

1910-2010的美国的收入差异

1910-2010英语世界各国的收入差异

1910-2010各新兴国家的收入差异

这麽明显的现象,为什麽一般的经济学者好像都不太在意?

Piketty解释,过去的经济学并非对贫富差距没有警觉,如果回到十九世纪,经济学这门学科刚刚诞生的时候,资本主义下的财富分配,一直都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其中最重要的一号人物,就是马克思(Karl Marx)。Piketty的书名,其实也有意向马克思致意──Capital 指既是资本,也是马克思的名着「资本论」(Das Kapital)。

可是到了二十世纪後半叶以来,多数经济学者已经不认为分配问题需要多加担心。因为他们的基本假设是:资本主义会自己调节,贫富差距会在一段时间上升,但渐渐地会随经济发展而缩小。换句话说,贫富差距的变化会是一个「钟形」。

这个理论由经济学者顾至耐(Simon Smith Kuznets)在1950年代最先提出来,随後变成一般经济学者的预设。
但Piketty説,顾至耐错了,其他的经济学者也错了。如果我们把历史时间拉长,就会发现,顾至耐所看到的那个钟形曲线,并非全貌。他所看到的,是二十世纪一个极为特别的时段。让贫富差距缩小的,不是资本主义本身,而是接连的战火──特别是二次世界大战──还有大战後重建所带来的经济发展。

一旦资本主义回到它的「常轨」,则贫富差距就又一次地开始拉大,并且加速。就像我们看到的,那不是个「钟形」,而是一个「U字型」。而U字型右边,还不知道会画到哪里。

贫富差距带来的不只是经济上的问题,对於社会政治也造成了威胁。少数人拥有大多数的财富,就有权力继续订定规则,有权力在政治圈子里说话,让他们可以继续合法地──也因此彷佛合理地──让自己变得更有钱。

那该怎麽办呢?Piketty在书中也谈到了解决的办法。他说,全球都需要行动起来,一个重要的办法,当然就是提高税赋。可是,该提到多高才足以遏止恶化的贫富差距?Piketty等人经过计算得到的结论是:80%。

向最有钱的那群人课徵百分之八十的税金?在现有的政治环境下,这可能吗?恐怕很难吧。但如果不这样,那些不属於前百分之十或百分之一的人,未来在哪里?Piketty会说,去读读那些十九世纪的写实小说家,他们笔下的贫穷,就是我们的未来。


注一:Piketty的网站:http://piketty.pse.ens.fr/en/capital21c2
注二:几篇英文书评,大多给予此书非常正面的评价,当然对於部分内容也提出商榷:
评论区
最新评论